当前位置:涟水佳佰庭家具有限公司养生冬虫夏草真的有用吗?
冬虫夏草真的有用吗?
2023-01-18

2013年5月,台州一私企老板为了强身健体,连吃3个月的冬虫夏草后,出现原因不明的腹痛症状,辗转求医多处,最后在杭州一家医院诊断出铅中毒。2013年4月,重庆一对夫妇在服用冬虫夏草后,也出现了腹痛、贫血等症状,送院后诊断为急性铅中毒,而他们服用的虫草则被检测出含铅量严重超标。

近年来,类似的案例频频见报,但这些负面的消息并不能阻止虫草的价格节节攀升,也无法影响人们对虫草的偏爱。临床上,有些肿瘤患者在多方求治无果后,听闻虫草具有“抗癌”功效,即使是卖车卖房也要买几根虫草来试一试这“神药”。那么,这“神药”究竟是什么呢?

医书上的虫草

虫草,即冬虫夏草,其实是一种菌类和昆虫幼虫的合体:天寒时,冬虫夏草菌寄生于高山草甸土中的蝠蛾幼虫,使幼虫躯体僵化,到气候转暖时,冬虫夏草菌由僵虫的头端抽生出菌体子座,形成菌体与僵虫的复合体。

传统医书上对虫草的描述比较朴素。清代《本草丛新》记载:虫草可“补肺益肾,化痰止咳”。即使在厚厚的藏医书《甘露本草明镜》里,关于虫草的功效也只有一句话:“强身,补肾(补肾吃什么好),用于治疗肝胆系统疾病。”而“抗癌”、“抗心肌缺血”、“抗肝硬化”等治疗作用,则是近些年才出现并广受追捧的新说法。

虫草当药,科学吗?

如果有人在服用虫草之前,仔细翻查一下各大中西文常用的数据库,就会发现,截至目前为止,尚未有一篇具有信服力的关于冬虫夏草的大规模临床试验研究,可搜到的相关文献多是小样本量、缺乏质控的临床实验甚至是案例报告,或是体外(体外射精)细胞试验。在一篇《冬虫夏草治疗慢性肾病临床疗效的系统评价》里提到,虫草与临床常用中成药的对照试验中,二者疗效并没有统计学意义上的差别,提示至少在慢性肾病这一块,虫草的作用完全可以用其他药替代(而且是中成药!)。

也就是说,这种被炒得比黄金还贵的“神药”,并没有高级别的循证医学证据(系统综述、多中心随机对照实验等),可以说明它具有不可替代的“抗肿瘤”、“抗心肌缺血”等疗效。

根据现代药理学研究的数据,冬虫夏草含虫草酸约7%,碳水化合物28.9%,蛋白质约25%,脂肪约8.4%(其中82.2%为不饱和脂肪酸),此外,还含麦角甾醇、虫草多糖、虫草素、六碳糖醇、生物碱等。其中虫草素、虫草酸、虫草多糖、甾醇、超氧化物歧化酶被认为是其药效的主要成分。由于中药都是多种化学物的复合,要厘清中药的药代动力学就像在孩子反复涂鸦的地图上找出路线一样困难。而且,单就中医(中医体质)的用药规则来讲,不少中药要通过西药的临床实验是ImpossibleMission。就像是近年来兴起的基于基因诊断的精准治疗一样,中药的使用也讲究“个体化诊疗”,许多老中医强调,同一种症状发生在不同“体质”的人身上,需要开不一样的方子。因此理论上,许多中药很难在实验中控制其他因素,也就无法做RCT(不过,近来由于基因诊断技术、个体化诊疗的发展,循证医学的地位受到了一定挑战,未来是否会出现更适合个体化治疗手段的评价系统也未可知)。

另外,虫草这种“顶级名贵中药”还面临另外的难题。上海中医药大学中药学院院长徐宏喜一语道破虫草缺乏临床试验数据的玄机:“人们好不容易得了一根虫草,肯定先吃了要紧,哪会去做实验呢?”要知道,做实验可不是一两根那么简单,按目前中医和药材销售者的说法,虫草能起到“抗癌”作用的“剂量”是5-9克/天,“建议”最性(性生活时间短怎么办)疗程3个月90天,那每个人就是450-810克!如果要进行大规模的多中心随机对照双盲实验,耗资足以打造一家医院。

但这里又有了一个悖论:如果不做试验,怎么知道它有效呢?如果不知道它是否有效,为何人们前赴后继地砸钱买虫草呢?对此,一位老中医笑着告诉笔者:对这些名贵补品,你信,则灵。

天价背后的造假泛滥

虫草有没有效,还真不好说。但目前能确定的是,由于造假泛滥,现在即使是用做保健品,随便吃都要担心会“中招”!

一些藏民回忆在他们小时候,虫草会用于炒菜,但另一些藏民则会心存忌讳,认为虫草具有灵气,是“山神的须发”。但如今,在利益驱动下的大规模采挖,已经叫许多山神“秃顶”了。30年前,用一根烟就能从藏民那里换到一根虫草(0.2-0.5g),用一包烟就换到一把虫草;而在30年后,同一种药材却贵比黄金,市价高达200-700/g,在香港,顶级的虫草甚至被炒到了80万每公斤的价格,被称为“软黄金”。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虫草价格高涨,并非是因为它有多惊世骇俗的药效,而是由于市场不规范造成的。渠道层级过多、资源稀少、囤积炒作,都令虫草价格节节拔高。同时,香港、东南亚等地区市场的扩大令虫草更供不应求。到最后,在虫草的主要消费群体那里,虫草已经不是被当作保健品或药物来消费了,而是被当作高档礼品、奢侈品。“有些人吃了会觉得感觉很好,有些人就吃着玩玩。”

出于“天价”的驱动,虫草市场造假频出。香港中文大学曾对香港市面上15种虫草进行抽查,结果发现四成样本存在造假情况:被加入牙签、铁丝、浸泡明矾、掺入植物地蚕、用亚香棒虫草冒充等。而在大陆,虫草造假的手段更让人眼花缭乱:掺铅粉、灌水银,用502胶黏贴变质虫草,用淀粉伪造……“进补”不成反而危害健康。不少人直言,现在收到别人送的虫草后,通常要找专家鉴定了才敢吃,有些人则是直接转手送给他人了事……

在有“土豪”资助大规模、高质控的多中心临床实验之前,希望患者不要寄太多希望于这种造假泛滥的“神药”,把钱真正花到刀刃上。